• 論智慧高速建設的多元思辨與轉型創新

    2021-03-09 10:54:10 來源:中國交通信息化 評論:
    分享到:
    論智慧高速建設的多元思辨與轉型創新

    (一)

    文 / 廣陽君


            近年來,“智慧高速”逐漸成為行業熱點與跨界焦點——即所謂“聰明的路”,而剛剛過去的2020年被戲稱為智慧高速與車路協同“元年”的聲音也多見諸媒體。其實,交通行業從來不缺乏新概念、新詞匯,但認真查新一下“智慧高速”(或“智慧公路”),至少8年前已有名詞出現,7年前已有系統建設,6年前已有著作發表,5年前已有論壇舉辦,4年前已寫入行業文件,3年前已開展全國示范工程,而近1-2年內已有多個“首條”智慧高速開工或通車的報道......但是,至今什么是“智慧高速”仍然沒有形成行業內外的廣泛共識。

            誠如所言,“智慧高速”作為“智能交通”或“智慧交通”在高速公路領域落地生根、開花結果已不是一天兩天了。但是,如果我們將近十年以“云大物移”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在行業應用情況梳理一下,還是能夠清楚地看到,除了少量滲透相對傳統的公路工程土木、裝備、設施等建設與養護的技術革新之外(即所謂“基礎設施數字化”),既往的“智慧高速”的成長史其實更多的還是高速公路信息化“高質量發展”過程中的“初級階段”。或者說,當下的“智慧高速”仍處于“器與術”的探索試驗階段。正所謂“物有本末,事有終始,知所先后,則近道矣”。然,成就“智慧高速”之“道與法”依然需要深度的“揚棄”與“超越”,方可得智慧之“果”。

            為此,本雜志特通過匯總相關專家、學者寶貴經驗,融合了當下“智慧高速”的先進建設理念與觀點,現就圍繞當前“智慧高速”建設一些思路性問題、創新性問題進行溝通交流,僅供行業同仁參考。

    “智慧高速”該不該概念化?筆者認為是必要的。

    因為概念不一、認識不一、思路不一對于一個新目標、新方向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推廣的經驗。在《交通強國建設綱要》的政策引導下,交通運輸部印發的《數字交通發展規劃綱要》《關于推動交通運輸領域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》及《關于促進道路交通自動駕駛技術發展和應用的指導意見》等文件,以及最新發布實施的《關于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指導意見》《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》中,均已明確提出要要推進交通基礎設施數字化、網聯化建設和改造,完善標準規范和配套政策,全方位布局交通感知系統,部署關鍵部位主動預警設施,提升多維監測、精準管控、協同服務能力,建設智慧公路提升道路基礎設施智能化水平,支撐交通強國建設與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。

    同時,我們也應該看到,以“目標導向”來定義“智慧高速”(或“智慧公路”)概念是上述政策引導的重要方式。例如:“通過集成應用新一代感知、通信、信息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和綠色能源等先進技術,來實現更加安全、便捷、綠色、舒適的公路出行與運輸”。——這樣定義顯然是有利于獲得行業內外的基本認同與推廣實施。

    但換個角度而言,要實現公路基礎設施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,“智慧高速”還需要進一步深化其“內涵”與“外延”,可嘗試性地將其定義為:立足于公路基礎設施成功完成網絡化建設與數字化轉型,以及突破重大基礎理論與技術障礙的基礎上,高速公路“建管養運”全周期、全方位進入高度智能化與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,其本質要求是面向高速公路“一張網”建設、管理與服務需求,創造新一代高速公路基礎網與運輸網、信息網、能源網的自適應平臺,支撐高速公路實現全要素、全周期的自認知、自決策、自應用,從而推動“人-車-路-環境-信息”的智慧協同運行。

    因此,“智慧高速”的全周期屬性,決定了“智慧高速”概念的廣泛性與系統性。本文因主要討論高速公路“一張網”運行階段的“智慧高速”的目標需求,故暫不探討高速公路基礎設施建設與養護等領域的“智慧化”問題。因此,概念化、限定化的“智慧高速”中,對如何突破不依賴于人、甚至超越人類的有限管控能力,實現高速公路的深度“自適應”與“自運行”進而達到安全、效率與便捷的最優化,提出了一個重大課題。其根本是要從全面提升公路交通的網絡化運行效率、一體化服務效能與協同化治理效果出發,實現智慧高速“一張網”的精準感知、精確分析、精細管理與精心服務等多元核心概念、主要特征與目標路徑。

    可以說,站在改革撤站、視頻聯網、大件許可、治超管理等歷史成果的基礎上,充分挖掘視頻監測、ETC門架及收費站、服務區、治超站、長大橋隧等數據資源,面向高速公路“一張網”運行管理與服務需求,打造新一代高速公路基礎網絡的數字化智能設施與云控化服務平臺。這樣的“概念化”是有利于明確“智慧高速”的建設邊界、階段與框架。

    “智慧高速”該不該體系化?筆者認為也是必要的。

    盡管目標化、概念化的“智慧高速”在一定時間內會出現“一千個人眼中,會有一千個智慧高速”的現象,也可能會出現不同認識思路、技術路線與設施產品等情況,甚至可能會被代入表面協同而內在封閉的“內卷化”發展過程。但,強化“智慧高速”建設的“體系化”并帶動具體目標的逐步落地,是避免出現“智慧高速”低水平重復建設或高標準空喊需求的必然之路。

    “智慧高速”的體系化是為了明確階段、邊界與任務。我們都很清楚,歐美日智能交通系統(ITS)的數十年的發展框架與規劃迭代是一項寶貴經驗,至今這項成功經驗依然比較難在國內復制。例如:反映在“車路協同”——同樣已是一個ITS領域的老概念,其相關配套政策制度、標準規范、技術路線、建設模式再到運營管理、市場服務等等,我們國家經歷的“難”恰恰就是因為長期受困于車路協同基本概念模糊化、建設體系內卷化造成的。就像部公路院岑晏青總工曾指出的,“剛剛過去的十年正是智慧高速技術體系的確立期,也就是它逐漸形成的時期。”筆者深以為然。“智慧高速”的體系化不只是技術體系,還有政策法規、標準規范、實施路徑、投資渠道、運營模式乃至運維、保障、服務等等.....當下的“百花齊放”的思維方式與技術路線,終將是“殊途同歸”。

    誠然,完美無暇、一成不變的技術體系也是不存在的,但也不妨礙有識之士對“智慧高速”建設的“體系化”工作做應有探索。

    筆者認為,“智慧高速”建設的總體框架應滿足高速公路“段-域-網”三級需求,以“云網融合”模式創新引領,基于“云管邊端”一體化新技術體系構建,主要考慮包括:數字化設施網、智能化感知網、自動化協同網,以及共建共享的“智慧路網大數據云控平臺”,進而支撐面向公路交通“網絡化運行”與“在線化應用”的“管理云”與“服務云”。同時,應加快新一代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區塊鏈、北斗導航、高分遙感等技術融合應用,有效把握成熟技術推廣與新技術示范,推動“智慧高速”適度超前布局與標準化建設,全面推進高速公路基礎設施的數字轉型、智能升級與智慧應用。

    這里,筆者做兩點說明。

    一是,所謂“智慧高速”建設的總體框架應滿足“段-域-網”三級需求,不是說否定當前在路段、路線級開展的“智慧高速”特定場景應用。目前,已見諸報道的京雄、延崇、濟青中線、滬寧、滬杭甬、杭紹甬、深中通道、機荷、成都繞城等智慧高速公路案例,以及大熱的“1號高速”基于C-V2X的高速公路車聯網建設等,都是“智慧高速”不同層面建設過程中重要示范與經驗。但是,未來的“智慧高速”要從更高層面,特別“一張網”運行層面體現“智慧高速”建設的體系化與規模化效益,而不是單一、特地場景的智慧程度與可復制性。

    二是,在探討“智慧高速”概念化時,曾提出“智慧高速”建設是基于公路基礎設施網絡化、數字化成功轉型基礎上——這點非常重要。因此,公路基礎設施的數字化轉型升級,與本框架提出的“三網”中的數字化設施網、智能化感知網的建設關系的確有待進一步探索與協同。公路基礎設施的數字化是貫穿“規劃、設計、建設、管理、養護、運營”全鏈條、全周期的。但,本文提出的“智慧高速”建設體系只涉及了上述部分環節。

    故,定好位,明好向、控好面,的確是“智慧高速”體系化的關鍵。


  • 關鍵字: 智慧高速
  •    責任編輯:黑蘿莉
  • 每周新聞精選

  • 關于我們
  • 聯系我們
  • 廣告贊助
  • 日本漫画之无翼德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gif老湿机视频懂得 美国av蜜瓜电影网 欧洲老太70~80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日本毛片高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