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物專訪 | 地平線余凱:智能汽車芯片的決賽已經開始!

    2021-01-06 09:40:06 來源:財經天下周刊 評論:
    分享到:

    / 導讀 /

    我們很信仰我們未來的方向。這個世界未來一定有個位置,是一個千億美元級的企業,留給做成了機器人時代的Intel公司。

    2020年,電動車和芯片成了最火熱的賽道。而地平線,作為一家聚焦車載AI芯片公司,已經成為同業中估值全球最高的獨角獸。從中關村擁擠的海龍大廈,搬到一棟頂部鑲嵌著公司logo的大樓,成為這家公司最直觀的外在轉變。

    不過,即便在車規級AI芯片出貨10萬片,目標未來12個月沖刺100萬片之際,仍有朋友調侃地平線創始人兼CEO余凱不是芯片行業中人。余凱坦白,自己做了20多年軟件算法,在2015年猛然發現,AI算法需要有適應它的芯片,隨后在芯片行業最受冷落的時候殺入市場。

    2020年,伴隨著賽道的火熱,有更多企業想要殺進這個行業。但余凱認為,現在智能汽車的奧林匹克決賽已經開始。如果要進入決賽圈,芯片今年就必須量產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地平線創始人兼CEO余凱

    時也,命也。如果不是特斯拉一騎絕塵,2020年可能不會成為余凱的高光時刻,他可能還在蟄伏。但在黑暗里摸索了五年,他還是等來了對自己判斷和堅持的獎賞。

    決賽圈已關閉,未來贏者通吃

    Q:2020年地平線的大事是什么?

     A:第一件大事絕對是征程2代芯片開始量產了。表面看只是量產,其實是冰山一角,下面至少有10倍的量產車型正在研發過程中。 

    車規級關系到安全,它的可靠性的門檻是很高的。一般整車廠對一個新的芯片公司進入,總要打一個巨大的問號:有沒有其他車廠用過?我們要去突破一個巨大的心理門檻。

     前段時間,我們在武漢拿了一個量產金獎鈴軒獎,是中國幾乎所有的主機廠采購老大一起評的獎。一個采購部老大跟我說,大家真的很振奮,因為以前車規級半導體的供應商清一色是國外的,這次是一個中國公司,并且還是在車載AI計算芯片這么一個核心領域。

     Q:2020年哪個瞬間讓您最感動?

     A:2020年3月的一天晚上,我們在前方的同學拍了一張照片,有大概300輛汽車正在更新軟件,都搭載了我們的芯片。那個照片還挺壯觀的。我們在群里分享的時候,大家都很振奮。

     Q:有感覺到車廠訂單變多了,或者他們更感興趣了嗎?

     A:一方面是芯片出貨量在上升。像長安UNI-T這款車型,里面都搭載征程2代處理器。別家車廠就不會再問,“有車廠用過嗎?”跨過了一個心理門檻。

     另一個外部因素是,特斯拉在電動車領域一騎絕塵。特斯拉的核心競爭力不在新能源,而在于智能化。去年開始,特斯拉搭載了自研芯片,而此前這么多車廠干了100多年,從來沒有想要自研芯片。這客觀證明了做汽車芯片的重要性。

     我們跟特斯拉是不約而同看到這一點,整個智能化在提速,這是一個產業大環境。我們知道確定性的方向,但拐點早兩年、晚兩年出現,都有隨機性。能抓住的都是四五年前就開始準備的人。

     在這種不確定性中把握確定性,掌握大方向,還要把握節奏,我覺得這個是創業既磨人又迷人的地方。

     Q:有沒有一些其他因素?比如華為事件以后,很多芯片行業的人說,他們發現不只是低端消費品在用國產芯片,而是工業、高端設備,都開始慢慢往國產芯片上轉了。

     A:這個肯定對芯片國產化有促進作用,大家更愿意去用國產芯片,覺得這很有正當性。這是全產業鏈的共識。 

    Q:但是他們也講,能留給國產芯片跑馬圈地的時間也就三四年。你怎么看?

     A:我也這么看。現在智能汽車的奧林匹克賽場,決賽已經開始了。智能汽車實際上就是4個輪子上的超級計算機。從PC和移動設備的經驗看,底層芯片的玩家一定是非常集中的。未來三年的話,如果做不到產業的前兩名,我認為基本上決賽就拿不到任何好的名次了。甚至第一、二名的份額差距都會非常大。所以我覺得未來三年會是非常關鍵的。  

    Q:除了特斯拉,2020年蔚來跟英特爾Mobileye合作似乎很不愉快,也想自己搞芯片。這些新造車公司如果都走上自研路,你們是不是就失去了長期“飯票”?

     A:我認為未來一定會有一些玩家,像蘋果和特斯拉這樣,從終端到軟件操作系統、芯片都自研。但是這樣的玩家一定是很少的。絕大部分的廠家還是擁抱第三方芯片和操作系統。因為核心能力的要求太高了。誰都可以學習蘋果,但有多少公司能成為蘋果?

     Q:可能跟你搶主機廠的,除了英特爾和英偉達,還有哪些潛在對手?

     A:如果要進入決賽圈,2020年就必須已經量產,否則就已經out了。因為后面的開發節奏會非常緊密,到2023年比賽就結束了。現在能量產的就只有三家。

     Q:這個時間點是怎么來的?

     A:因為我們對標特斯拉的芯片基本上在2021、2022 年推出,然后搭載上標桿的自動駕駛車型,都趕在2023年。標桿指的就是特斯拉以外的最高水平。

    懂芯片的最初都不投我們

      Q:地平線2020年出貨10萬片芯片,未來12個月爭取出貨100萬片,你發朋友圈說這事的時候,有人調侃說,芯片行業的行話都是以kk計的,你回復說你們是軟件行業,你承認自己不是芯片行業的人?

     A:我不是。你想我做了20多年的軟件算法,然后創業選擇做芯片是2015年,我們是當時國內唯一一家做人工智能芯片的企業。

     對于AI芯片來說,最核心的是軟件跟硬件的結合。因為AI芯片本質上是手段,目的是為了跑軟件。你不懂AI軟件,怎么去設計高效的芯片?這是一個常識性的邏輯,但是絕大部分人卻意識不到。

     現在這個方向特別熱,很多人都來做,但我覺得這不是好的創業者,聞味道就不太像正確的方式,最后一定是一地雞毛。真正的機會還是留給深度思考、反共識,敢于去做當時大家都看不懂,但內心非常相信那個東西的人。

      Q:你2015年創立地平線時,芯片行業還是很落寞的。

     A:是的,非常不景氣。當時英偉達的市值是現在的1/40,才是一個100 億美元的公司,沒人注意它。

      Q:你在百度工作都是軟件基因,能做好芯片嗎?

     A:好多人問這個問題。新造車最初也好多人問:他們都不懂造車,能不能把車造好?我想,任何人剛出發時一定不是全能冠軍,關鍵是要知道自己缺什么,在成長中去補齊人才和團隊,然后對大趨勢的判斷要對,要能夠不斷學習。

     我認為,地平線是芯片公司里面最懂軟件算法、算法公司里面最懂芯片的。這個基因跟傳統的芯片公司是非常不一樣的。

      Q:2014年成立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大基金,對你的判斷有影響嗎?

     A:沒有影響。我們那么多投資人,但里面沒有大基金。它設立的方向是投制造和封裝,不投芯片設計類企業,更不投我們這種帶軟件基因的。

     而且很明顯,我們一開始遇到的那些很懂半導體的投資人,統統不投地平線,因為我們的邏輯跟傳統半導體的邏輯完全不一樣。有時候你太懂一個領域,反而成為創新的桎梏。我們一開始都是跟高瓴、晨興這些合作的。

     當然我們后面也有英特爾和海力士投資,說明把芯片這方面能力補齊了。2017 年12 月,我們做出第一款芯片,也是中國最早的邊緣人工智能芯片。

     Q:去年地平線也經歷了一波挑戰現在回顧的話,有沒有一個總結? 

    A:去年年底,我們決定要all in汽車這個方向。地平線的創業初心是要做機器人的芯片。我們說要讓每輛車、每個機器人都具有環境感知、人機交互、決策控制的能力,但是車和非車的場景,發展節奏不一樣。2019年年底我們認識到,其他場景暫時不會發展到汽車這么大的垂直領域,所以就把90%的精力都放在車上。今天看來這個判斷是對的。

     另外我們也擔心,如果整個公司在車的方向上沒有足夠聚焦,會趕不上這個時代。

     客觀上來講,企業這些關鍵時間點,你是要做這些決策的。但對的決策不一定是容易的決策。

     Q:你剛才提到對大趨勢的判斷要對,你在地平線創立的起伏中,歸納幾個最重要的決策,你覺得是什么? 

    A:你看一開始的時候,我們要從軟件算法背景去做芯片,這個是對的吧?第二,我們不做云端芯片,做車端芯片。因為云端芯片的生態已經形成了,你要打就很難,基本上沒有市場。第三個就是聚焦在車上。

     Q:有沒有覺得2020年跨過了一個坎?之前都是創業公司,到今年出貨量爆發,估值也比較高了。

    A:節奏其實要在路上不停地看,既看儀表盤(你手里面還有多少錢),然后又要看前面的路況。如果2020年特斯拉沒有起來,我覺得那幾個新造車勢力也不會那么好,然后我們的日子也慘兮兮的,還在蟄伏。

    我們肯定永遠都是創業公司的心態。但是我確實覺得,過去五年都是在黑暗中去摸索,從黑暗到黑暗,從失敗到失敗,一直堅持內心信仰的大方向。然后到了某個時間點,不知道什么契機就贏了。

    智能汽車創新還要看中國

    Q:你接觸的新造車勢力和傳統主機廠有什么不同?

     A:新造車勢力的話,他們學特斯拉更激進一點,對軟件的追求、智能化的追求更激進,更加創新。傳統主機廠相對來講,還是跟隨、保守一點。當然傳統主機廠現在也都開始積極地跟進。

    Q:但量大的還是傳統主機廠。

    A:對。但傳統主機廠現在大部分都是在15萬元以下的車型,新造車勢力的都在30萬元以上,所以它的創新空間就不一樣了。你一旦把利潤率給拉高的話,你就有很大的空間去創新。傳統主機廠還是需要再跑的步子更快一點。

    Q:2020年主機廠對自動駕駛功能,尤其是L3,似乎沒那么熱情了。博世就說L3應用比預想的要慢,奧迪干脆就越過L3不做了,覺得L3的功能定義有問題。

    A:我覺得在智能時代,還要看中國和美國,而且在美國也只有特斯拉。中國的車企,無論是傳統車廠還是新造車勢力,整體都比德國和日本更加創新。

    Q:你觀察到中國車企對你們的芯片,渴望程度有多高?

    A:他們非常積極,超過我的想象。今天的車載智能化,如果類比PC,還相當于是286 的水平,跟用戶期待是有差距的。到了征程3代,是前視+環視(攝像頭),是在L2+到L3之間級別。征程5代是L3-L4 級別,是PK特斯拉的FSD這款芯片的,也是旗艦級的。

    車載芯片的升級速度非常快。以前英特爾Mobileye的輔助駕駛功能,只需要幾個TOPS的算力。到今天,特斯拉FSD芯片有72TOPS的算力。我們到征程5 代有96TOPS的算力。2021年特斯拉據說算力又要增長3~5 倍,我們拭目以待。

    Q:2019年B輪融資以后,地平線變成全球估值最高的AI芯片獨角獸。市場上有一些質疑的聲音,覺得地平線產品都沒有落地,就有這么高的估值。這會困擾你嗎?

    A:我們在成長歷史上一直都帶著爭議的。絕大部分人一眼能看穿的東西,都不是好東西。

    其實老實說,時間會證明,中國的這些技術型企業里面,地平線肯定是最有價值的企業。我們比大部分企業更加長期主義,對于產業發展的格局趨勢思考更多,相反我們不愿意去拋頭露面。

    Q:車規級AI芯片是一門怎么樣的生意,為什么賣得這么便宜?像英特爾的CPU就賣得很貴。

    A:首先,當英特爾在賣第一代CPU的時候也很便宜。越來越貴,是因為對計算的需求增加了,芯片越來越重要。

    從汽車的輔助駕駛,到變成高等級的自動駕駛,它是一個需求在不斷增加的過程。芯片以前對汽車行業來講都沒所謂的,不重要。在整個半導體行業里,車載芯片是大概10%的份額。你一定要去思考趨勢,做明天的大生意。因為今天大生意也跟你沒關系,你沖進來也晚了。 

    Q:你說過將來地平線是人工智能時代的英特爾?

    A:我們是要做機器人時代的英特爾,跟機器人無關的芯片我們不做的。未來汽車只是機器人的一個品類而已。機器人都會具有環境感知、人機交互和決策控制的能力。所以地平線從車載AI芯片這個領域切入,把它給擊穿,然后未來成為機器人時代的 Intel。

    我們很信仰我們未來的方向。這個世界未來一定有個位置,是一個千億美元級的企業,留給做成了機器人時代的Intel公司。



  • 關鍵字: 智能汽車 芯片
  •    責任編輯:suyanqin
  • 每周新聞精選

  • 關于我們
  • 聯系我們
  • 廣告贊助
  • 日本漫画之无翼德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gif老湿机视频懂得 美国av蜜瓜电影网 欧洲老太70~80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日本毛片高清